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玉林現存最早的古代石刻

時間:2019-06-16 08:18:56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晚報 作者:通訊員 于少波

▲唐李博改葬碑記。

▲唐故循州刺史李府君墓志。

▲唐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。

玉林地區是廣西古代石刻留存較為豐富的一個區域,據統計,目前在玉林的7個縣市區內調查發現的古代石刻數量眾多,年代從唐代一直到民國時期,類型包括摩崖、碑碣、墓志、造像、題名、題記等。而其中,最早的一件石刻是一盒唐代墓志——唐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。

唐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

唐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,縱55.5厘米,橫33.8厘米,高4.1厘米。墓志形狀呈圭形,碑額篆書“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”,志文直行楷書,從右至左順讀,18行,共367字。墓志記載郭氏祖籍太原,其父曾在廣西任職,郭氏隨父在廣西生活,后嫁予李諫,于唐大和二年(公元828年)在循州官舍病逝,享年53歲,死后“權殯容州普寧縣平潭鄉平潭里光榔山西容邦原”。

唐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,制作于唐大和二年(公元828年),是玉林目前發現的最早的古代石刻。其于1976年3月出土于容縣容州鎮銅鼓村擔水嶺的一座唐代夫婦合葬墓中,與其一起伴隨出土的還有另外兩塊石質墓志,分別為唐故循州刺史李府君墓志和李博鐫刻的改葬碑記。

三塊墓志中,《太原郡夫人郭氏墓志》刊刻于唐大和二年(公元828年),為其夫之弟所撰寫;而《唐故循州刺史李府君墓志》則刊刻于唐大和三年(公元829年),為“康州刺史曹千齡”所寫,兩者前后相差一年;第三塊《唐李博改葬碑記》則刊刻于唐開成五年(公元840年)。

唐故循州刺史李府君墓志

唐故循州刺史李府君墓志,縱66厘米,橫47厘米,高7.5厘米。墓志為長方形,志壁微弧形內收,志面略大微凸,底略小微凹,四壁線刻蓮花紋,線條簡潔流暢,所刻志文共937字。

墓志主人李諫史書無傳。據墓志所載,其為藤州(今廣西藤縣)人,字政詞,其祖先做過普寧(今容縣)都護府長史。其本人曾協助過容筦經略使韋丹修筑容州城,先后為繡州、黨州、循州剌史,育有一子三女,于唐文宗大和三年(公元829年)病故,“歸葬于容州普寧縣安育鄉富果里大容山之原”。

唐李博改葬碑記

唐李博為其父母改葬墓地碑記,長42厘米,寬37.7厘米,厚4.6厘米。墓志呈長方形,青石制成,碑文直行陰刻,楷書,由右至左順讀,13行,共135字。碑文主要記述了墓主人之子李博在開成五年(公元840年)改葬其父母的原因及經過。

碑文如下:

“開成五年(公元840年)歲次,庚申八月甲辰朔十七日,庚申李博改葬先考府君,辛酉合府先妣夫人于容州郭西十五里安育鄉富果里官村之原,禮也。敘先祖勛冕已存茂州曹中丞前志述,外族胄藉已具從父溉殯銘。博此以年月未利,瑩垅相去廿里。今遇通歲,卜遠斯原,即先考舊塋,坤維三里,伏慮日月,遷次陵谷,變移后,不知其所,故嗣子博號痛刻石以紀。”

合葬與遷葬

三塊墓志的出土墓葬為李諫夫婦合葬墓。合葬是一種古老的喪葬習俗,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載“孔子母死,乃殯五父之衢。蓋其慎也。陬人挽夫之母誨孔子父墓,然后往合葬于防焉。”可見,早在春秋時期,夫婦合葬已經成為了當時社會的主流。而到了唐代,更是在唐代律法中明文規定夫妻合葬,《唐律疏議》載“伉儷之道,義期同穴。”

墓葬主人為李諫夫婦,其中女主人先于男主人去世,被暫時葬在了“容州普寧縣平潭鄉平潭里光榔山西容邦原”,墓志言“權殯”,是權且、暫時的意思,目的是為了之后與其夫合葬。而在唐大和三年,也就是在郭氏去世一年后,李諫也不幸去世,但其時因“年月未利”,不宜合葬,故兩人并未合為一處,李諫遂歸葬祖墳之地“容州普寧縣安育鄉富果里大容山之原”,其墓地與夫人的相隔二十多里。其后,歷時十年,其子李博才重新“卜時相地”,于唐開成五年(公元840年)將二人先后移往一處,合葬于“容州郭西十五里安育鄉富果里官村之原”。

三塊墓志,兩塊為墓主生平,一塊為其子的改葬墓志,不僅完整地記錄了唐代李諫夫婦的生平,為我們提供了難得的史志資料,彌補了一些史實記載的闕如,同時改葬墓志的發現以及合葬墓本身,亦是對唐代夫婦合葬習俗的真實反映,十分難得。

原標題:玉林現存最早的古代石刻——容縣唐李諫夫婦合葬墓出土墓志

責任編輯:鐘丹丹

關鍵詞:墓志 /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腾讯分分彩人工计划app